≡Memory Eden|記憶の甸≡Memories Never Di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 By Ernest Hemingway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Comments(-) |
《花朵盛開的聲音》

Chapter 3 『七月的邂逅』

山下和純離開學校的時候其實也不是很晚,只是冬天夜來得早,所以天色就開始暗了下來。

「純,今天我們去哪玩?」山下豎了下領子。

「去吃飯。我可約了名智大學一些很有名的前輩哦。」純任何時候都想著關於學習的事。

「啊?那我去不是很怪?我还沒被錄取。」山下不高興地嘀咕了起來。

「沒關係的嘛。多去認識點前輩也有好處的啊。山下陪我去好了。何況說不定山下也被錄取了呢?」
純黏著山下。山下也不好意思推辭,何況山下已經習慣和純一起回家。
見面的地方實在非常地...簡樸。

山下和純到的時候已經不早了。很多陌生的面孔出現在山下面前。

純一個個興奮地介紹著。

「這個是,大我兩年的學長,計算機系的高才生——風間俊介學長。」

「這是,二宮和也學長。」

「中丸學長。」

「上裏亮太學長。」

山下禮貌性地對他們鞠躬和問候、強顏歡笑。

山下就是覺得自己很卑微似的。
這些人物似乎都是來頭不小,看上去那麼自信滿滿和高高在上的感覺。

「噢,對了。忘記最重要的人物了哦。」純笑呵呵地摸著腦袋,朝角落指去。

山下順著純指的方向看過去,是一個濃眉大眼,嘴唇飽滿,額間充滿著英氣但又不乏魅力的人。

「你好,我叫松本潤。」那人站了起來,朝山下伸出手。

山下微微有些驚訝。看著那人時總覺得渾身有些緊迫,所以趕緊收回目光。

「他可是我們這屆的學生會會長。」純似乎很崇拜他。

看見山下還在發呆。純趕緊頂頂山下。

山下方才伸出手。與那人握手時的感覺很微妙。不禁偷看一眼,山下又被他淩但有深意的眼光嚇回。



「哎呀,各位,我遲到了。」順著聲音的方向。山下望過去。

山下有些感激這人的出現,打破了剛才奇怪的氣氛。

定睛一看,山下失聲叫了出來,「安田學長!」


安田這才注意到在那震驚的山下,先是也楞了下,然後馬上露出可愛的笑容。
「山下,一年多沒見了吧。又長高了啊。」

山下一下笑了出來,遇到熟悉的人,山下忽然覺得舒暢多了。剛才的緊迫感也掃了一半。

「是啊。學長,你....越來越....」山下看著眼前有著極大變化的安田學長。

以前還留著個超短的頭髮,整天奔跑,似乎有用不完精力的人;如今變的似乎有“女人味”了。
山下明白這樣形容男生是絕對不行的,但是就是這種感覺。

「迷人了。」山下最後吐出這個形容詞。

「真的啊?」但是安田學長的害羞和可愛依舊沒變。被這樣一誇,就忍不住笑地甜甜的,傻傻的。

當初正是因為安田學長的邀請,山下才在高中那幾年算是找到了一些樂趣。
儘管對跑步的熱情和安田比起來差多了,但是總算比較擅長和有意思的事情了。


談了會兒,山下知道安田學長原來還是田徑隊的主力,看來真是“人是物非”。

安田學長接了個電話跑了出去。結果,山下又被落單了。

純和那個叫風間的學長在那不停地聊天,儘是山下都聽不懂的術語。
山下想插都插不進去,只好一個人坐在一邊喝飲料。

肚子竟然不爭氣地“咕咕”叫了起來。山下想遮掩時已經晚了。大家都朝他笑了起來。

「吃飯吧。不然,純,你的朋友要餓壞了喲。」松本有些調侃地說道。

山下很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吃飯的時候,那些話題和氣氛依舊不變。

山下開始後悔了,非常非常後悔答應和純一起來。
因為現在山下很深地感覺到自己就是個“局外人”。

「純,那個,我們什麼時候走啊?」山下扯扯純的衣服低聲問。

「不急不急,還早著呢。」純隨意回應了句,繼續和那些學長們聊天。

也是,純明年春天開學就是他們的學弟了。自然對那裏充滿了好奇。
何況名智大學還是屬於一等大學的,儘管裏面有一半是有錢人,但總體而言,素質還是很高的。

山下想想自己,就開始垂頭喪氣了。
自己的志願也是名智大學,只是既沒有學校的推薦,也沒有純的好腦袋,想進去簡直是做夢。

其實山下想進名智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想和純待在一起。
肉麻點說,就是想和純做一輩子的朋友。


「小學弟,你也是考我們學校嗎?」那個名叫上裏的學長突然問起山下。

「呃,我...」

「是啊是啊,山下和我都是以名智為目標而努力的。」純替山下興奮地回答。

「這樣啊,那小學弟是想進哪個系?」風間也向山下發問了。

「我們歷史系正是需要你這種長的可愛的男生哦。」二宮在那半正經半玩笑地說。

「哎,還是計算機系好,有前途啊。」風間看了二宮一眼,對山下開始“宣傳”。


「其實,我....」

「如果山下有比較喜歡的專業,不妨說出來。」松本不緊不慢地插話。

「怎麼說,是純的朋友。我們還是可以想辦法幫山下達成的哦。」松本朝山下笑眯眯地眨了下眼。

「潤,我說,你又想“假公濟私”啊?」二宮“一本正經”地對松本說。

「好,好,那我不插手,反正總有人會幫忙的。」松本攤著手一臉無辜地說。
說完後,松本又朝山下眨了下眼。著實讓山下尷尬地以笑回應。

其實山下很想說,自己連能不能進名智的門檻都不知道,何況是什麼專業?
山下知道以自己的水準實在是不及。
只是,山下沒能說出來。



吃完飯後,山下覺得有些煩躁了。
看到純和那些學長越聊越起勁,周圍的聲音也變得此起彼伏,斷斷續續。

山下忽然覺得自己一下和純離得好遠,好遠。
山下又去拉純的衣服,「純~~」

「怎麼?哦,對了,你不能晚歸,對吧?那你先回去好了。」

「啊?哦。」山下機械性地點了下頭,然後起身和各位恭敬地告別。

跨出門的時候,山下回頭望了下。似乎,沒有什麼改變。
山下其實想和純說,純,我們回到高中,好不好?




走在冬天的街頭,果然是非常地寒冷。
山下無精打采地走著,感覺很空。身上,心裏都是那樣的感覺。

腦子裏也是亂糟糟的,不停地“嗡嗡”作響。


被撞到的時候,山下還是處於自我狀態中。

「喂,我說,你沒眼睛啊?」對方氣勢洶洶。

「啊?哦,對不起。」山下總算回神過來。

「對不起就行啦?你看,你把我衣服都弄髒了。」對方氣焰囂張。

「哎?」似乎被撞到的是自己啊,山下莫名。

「喂,你聽見大哥說話沒?」對方不止一個,個個兇神惡煞相。

「可是....」山下還想解釋一番,話就被堵了回來。

「可是什麼?賠錢!」這時,山下才記得純和姐姐都曾告戒他單身時要小心,小心這樣的群體勒索。
當時,山下還疑惑為什麼他們都提醒自己,結果兩人的回答竟出奇地謀合。

「因為你看起來好欺負!」

現在真遇到了,山下真有些茫然無措。



「哎,我看,小姑娘,長得還挺標緻啊。」對方竟然對山下毛手毛腳。

山下氣急敗壞了,從小到大,他最忌諱的就是被人當作女孩子和誇作“可愛”了。
因為外貌天生柔美和精緻的關係,所以總會被錯認。也因此,總是沒什麼“女生緣”。
不是嫉妒他就是嫌不陽剛。只是這樣的情況隨著長大開始變少了。

聽到這樣說,山下一下被點燃了,攥緊拳頭,瞪起了眼睛。

「哎,你這臭婊子,敢瞪我!」對方揮起手掌。

山下沒躲閃,只是閉上眼。

只是,過了好久,臉上從未有過的燙燙的感覺還沒來。

納悶地打算睜開眼時,一聲很威脅性的強勢話語傳入耳朵。


「別動我的女人。」

山下睜開眼怔怔地看著眼前的人。眉大眼,鼻樑高挺,面色白皙、英俊的臉龐。

「怎麼,小子,找茬啊?」對方朝那人抵過去,似乎更加凶相。

「我說了,別 動 我 的 女 人!」那人也毫不示弱,咬牙切齒、一字一頓地說。
順勢,將一手勾搭在山下肩膀上,把山下想說的話都壓了回去。

「他媽的,老子要好好教訓你!」一群人圍了上來。

那人倒也鎮定,一把拉住山下的手,左躲右閃。

山下忽不感害怕,反而很愜意,看著不斷有拳頭朝他倆回來,然後他們從底下鑽過。
似乎是件很有趣的事。


「看來,我不出手是不行了。」那人放下山下的手,撩起袖子,一副幹架的樣子。
山下直直地看著那人,心想,他打架的樣子會是什麼樣。

等山下反應過來時,那人已經又牽住他的手,只是...
兩人開始狂奔起來。

後面傳來叫囂的追逐聲,和罵人的聲音。

山下則被那陌生人牽著手在街頭竄動。
在人群裏鑽進鑽出,擦過行人的身邊,越過紅燈,跨過馬路。

山下忽然覺得似乎又有過去跑步的那種感覺,於是漸漸跟上腳步,和那人手拉手地並排跑著。

冷風拂面,山下卻覺得分外貼切,柔柔地撫摸,輕輕地親吻。


也不知究竟跑了多久,不知跑了幾條街,跑過幾個紅燈。漸漸放慢步子,早已處在異處。

真正停下來的時候,山下才開始粗粗地喘大氣,胸前不停地起伏。
暗暗自責應該聽安田學長的話,多多練習。

等山下反應回來,才發現那兩隻手還牢固地釘在一起,於是趕緊收回手。
對方卻笑出聲,若無其事地看著山下。

山下有些好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我,我,可是真真正正地男人哦。」

“撲哧”,對方一下又笑了起來。笑了會兒,一下很嚴肅地看著山下。

「我知道。」回答得却很溫柔。

「那,你剛才亂說什麼?再說,誰讓你“英雄救美”的?」說完這話,山下就後悔了。

果然,對方又笑了起來。

「好,那就讓我這個英雄送美回家吧。」對方戲謔地說。

本來想反駁回去的山下突然又被那人拽起了手,想說的又被吞了回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山下禁不住開口。

「你幹嗎要跑?」

「因為我不會打架。」回答得到是爽快。

山下真是對眼前這個人納悶極了,不會打架還逞英雄?現在卻又不逞強。

山下想了想也不通,就乾脆不去想了。繼續走......



「到了。」山下開口。

「這麼快?」那人皺起眉頭,噘起嘴,一臉撒嬌的樣子。

「還不想鬆手啊。」那人抬起兩人還握著的手,在山下面前晃悠。

山下一下反應過來,趕緊縮回手。臉上一陣紅。

「你好可愛哦,竟然會臉紅。」山下想申辯,猛然覺得輕柔的呼吸聲撲在臉上。

那人象在看西洋鏡似的,湊著山下的臉,看了好久才縮回頭。

山下這下才抬起頭,隱約的月光中,看到那人好看的笑容被包圍起來。


「今天晚上,我很開心哦。所以...」那人開口。

山下疑惑地看著他。

「讓我送個願望給你好了。你想要什麼?」

「切,吹牛。」山下鼓起嘴嘟嚷。

那人笑盈盈地用手指去戳戳山下鼓起的面頰,又湊進,很溫柔地說,
「我可是會魔術的哦。不信就試下吧。」

山下提眼看了眼湊近的臉龐,又垂下眼簾,想了想。

「我想和朋友永遠在一起。」

「好的,它會實現的。」那人也沒細問,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哎?」

「呵呵,你還真是可愛噢。好了,晚了,快回去吧。」那人邊誇山下,邊摸摸山下的頭。

被他推搡著,山下才邁起步子,往家門走去。


走著走著,山下才想到了件很重要的事。

突一回頭,卻看到那人還是站在原地,依舊一臉溫柔地笑,看自己。

山下有些意外。

「還有事?」那人在那邊扯著嗓門問道。

兩人擱著十米多的距離。

「你,你叫什麼名字?」

「生田鬥真,生田鬥真。」很響亮地回答。

「生田?鬥真?」山下默默地重複了這個名字,把它記了下來。


「快回去吧。」那人又叫道;舉起手臂,用力地揮動著。

山下又看了眼這個人,才轉身。

開始回憶他的樣子,他的笑容。
掉落在某片月色中的一抹微笑;
漆夜一下就熠熠生輝了起來。



到家時,家裏人都已經睡了。

山下躡手躡腳地爬到床上。窗外大好的清輝灑在床沿,微微閃亮。
不知怎的,山下竟又記起了那人的笑容,大概比七月的陽光還燦爛吧,在這個臘冬裏。

還有好聽的名字——鬥真,生田鬥真。


山下忽然覺得很熟悉的感覺,這樣的感覺和聲音,還有那種燦爛的笑顏,只是怎麼也想不起。
於是隱隱睡去,等待魔法的出現。



---to be continued---



written by sunami
finished by2005/12/9 2:00 a.m


FREE TALK:觉得越写越怕了,感觉实在水平不好,但还是挣扎着写完了。
别说内容俗气,我自我安慰这是“平淡”,所以各位,手下留情。

下章,叫什么呢?
…..
我想,我会让他们幸福一阵的,这两小子。

還有,謝謝泥泥、YT、夏、MINAMI的支持。
這是最重要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偶家宝贝斗斗终于出现了~
出场很帅~~~
个性也很爽朗~~~赞一个~~~

最近看03年BC尽是发现别扭的斗小孩~
看了小SU这篇有种心情转换的感觉~
虽然对QQ的设定我要调到几年前,笑~现在的QQ太STRONG了。。。再笑~

等着之后的发展哟~斗斗应该也是名智的吧?~还有小润看QQ的眼神?猜测ING~

2005.12.09 18:52 URL | 小NI #- [ Edit ]

嘿嘿~抱个~
我来就是要说感想的
好喜欢里面的斗斗啊,这么有气势的出场,口水ING~
这个样子看来的话,该是甜文吧?嗯~~是不是?你给我来甜文啦!!!
还有,成人礼过了,亲爱的,我要看H,快写了啦,H,H,H,满地打滚~~

2005.12.10 15:10 URL | 夏 #- [ Edit ]

那个...
H在努力中
至于结局早社定好了,大体是不会改变的
不透露

2005.12.10 21:31 URL | sunami #- [ Edit ]

唔~好可爱的一章哦!
无措的山下好象寂寞的小猫一样
纯哦你竟然让人家自己回家 >_<!
终于等到斗真出场了呢
2个人都很口爱啦 ~^_^~
爬去看下一章ing

2005.12.11 16:44 URL | minami #- [ Edit ]












Make it secret ?

Trackback URL↓
http://sunamiendless.blog26.fc2.com/tb.php/128-b143a57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