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Eden|記憶の甸≡Memories Never Di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 By Ernest Hemingway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Comments(-) |
《花朵盛開的聲音》

Chapter 4 『魔法』


「智久,起床了啦。都12點了,太陽都照到屁股了啦!」

「恩恩恩,讓我再睡下嗎?」山下還是床。

昨夜什麼時候入睡,山下有些模糊了。只是記得昨晚似乎做了個夢。

夢裏有人對他說他會魔術,那人還說會實現他的願望。

多甜美的夢啊,山下不禁笑了下。


「快點啊,純打電話來了。」姐姐走進山下的房間。

「啊,快,快給我。」剛才還縮在被窩裏的人一下就把漂亮的腦袋探了出來。

「不行啊,起來再聽。」媽媽叉著腰。

「嗚嗚嗚,不要嘛,就在床上聽嘛。」山下撒嬌。一邊把眼光轉向求助的对象。

「好嘛好嘛,就讓他在床上接好了。媽,我們下去包餃子。走吧走吧。」
姐姐一邊推著媽媽往下,一邊把電話遞到山下的手裏,機靈地笑笑。

媽媽被姐姐無奈地推到門外。

「別太久喔,記得要下來吃餃子噢。」姐姐走出門的時候帶上了門,滿是寵溺的語氣。


「奈美,你太寵他了。」媽媽在門口嘀咕。

「不要緊啊。爸爸在,也一定會疼他的,就像對我一樣的。」奈美滿臉笑容溫柔地說。

「奈美~~~」媽媽擔憂地看著女兒。

「好了啦,下去吧,要給智久做好吃的。」姐姐像個孩子一樣,蹦蹦樂樂地下了樓。

背後滿是擔心和關切的目光,母親所擔憂的在發生。

如果這是早就註定,無法改變,那我們能做什麼?
「喂,山下。」純的聲音傳入山下的耳朵。

山下一邊穿著衣服,一邊用頭夾著電話。

「昨天,你沒生氣吧?」純一下緊張地問道。

「哎?」山下剛艱難地穿好一個袖子。

「我昨天太高興了嘛,和那麼多前輩一起,所以就忽略山下了。」純的聲音越來越小。

山下又穿好個袖子,開始套頭。

「幸好後來松本前輩提醒我。山下,你別生氣嘛。」純一下提高了嗓門。

山下把整件衣服穿好,趕緊拿起話筒。

「我沒有生氣啦。」山下慢慢地說。

「真的?」純疑惑地問。


「沒有。」

「真的?」

「恩。」

「真的?」

「恩!!」山下“恩”得很大聲。

「真的?」

「長谷川!你有完沒完?」山下失去耐性了。

「哈哈,你發火了,說明沒事了。太好咯!」純一下高興了起來,如釋重負。

「嘿,你....」山下對這個朋友沒辦法了。

「那,山下,以後要一起回家喔。」純認真地說。

「呃?恩。」山下偷偷地歪起嘴角,有些得意。

「對了,我和你說噢。風間學長可害了呢,他...」

一旦恢復了關係,純又開始嘮叨了。山下搖搖頭,誰讓自己就那麼一個朋友呢?
山下繼續穿他的衣服。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下去的時候,姐姐和媽媽都已經出門了。

桌子上留著便條
「餃子熱著呢,想吃就拿出來好了——姐姐」

山下拿起便條,又打開鍋蓋看了下,滿滿一大碗。

吃餃子的時候,山下忽然想:
昨天的確沒和純一起回家,那遇到壞人,被救,一起回家,送願望......

這原來不是夢?山下捋捋頭髮。

那個會魔術的人....原來是真的?

山下努力回憶,只想起了蕩漾在月光裏柔和的笑容。他叫什麼名字來著?
山下拍拍腦袋,使勁想,怎麼想不起呢?



這幾天的天越來越冷了。大家都窩在家裏,等著高考分數的來臨。

山下很鎮定,無論哪種情況都已經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了。

倒是媽媽很慌亂,姐姐卻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接到分數的那天,山下意外地冷靜。
媽媽吵著要第一個看,山下和姐姐都沒反駁。

媽媽看完後卻也夠鎮定。
「是名智。」媽媽冷靜的語氣,走回房間。

「以後,我們又可以一起上學了噢。」姐姐笑眯眯地摸摸山下的頭。
像是早就知道似的,只是在等待揭曉而已。

這回,倒是山下疑惑了。

他拿過分數單,睜大眼,反反復複地看了好幾遍。

“名智”,的確是名智,可是......

山下真的糊塗了。


“魔術”,突然這個詞語閃進山下的腦子。

莫非,真的是魔法顯靈了?山下思考著這個幼稚的問題。

「我可是會魔術的噢。」

熟悉的聲音再次在腦中響起。

山下笑了笑,那就相信吧,那個魔法。


後來,家裏的電話,都是恭喜的電話。
當然少不了純的。

純可是比山下還興奮。

「我就說,你行嘛。長野校長估計得果然沒錯啊。」

「那我們以後,又可以一直在一起咯,太好了。」

聽著純肉麻的像還是小學生的話,山下無奈地回應。

最近這幾天,山下一直在想著那個人,會魔術的人。
只是名字...依舊沒想起來。

山下忽然很想去見他,哪怕只是和他說聲“謝謝”。
山下願意去相信,那個不是夢,魔法實現了。

山下很想去相信。


山下憑著記憶,走回相遇的地方。

吵鬧的馬路,白天比晚上熱鬧多了。

人來人往,車水馬龍,興隆無比。

只是,山下無心觀賞這些,只是在擁擁人群裏左顧右盼,等待。


山下已經不記得自己去了第幾天了。

其實自己都覺得很渺茫,也許只是茫茫人海中的偶然邂逅;
然後只是輕飄地簡單玩笑。

自己......卻當真了。


山下還是忍不住把這件事告訴了死黨。

純“撲哧”地就笑了出來。

山下忽然有些生氣。鼓起了腮幫子。

「喔,好了啦,我相信就是嘛。」純看山下憋起臉了。

其實,山下就是固執地想去期待,去相信。

那些固執的信念。


今天,天很冷。

山下還是去了那裏。

風很大,吹亂了發絲。

路上的行人腳步比往常更匆忙。

山下把頭埋在圍巾裏。把腦袋都縮了起來。


夜色開始暗下來的時候,山下準備回家了,答應過媽媽要回去吃晚飯的。

山下踢踢腳邊的小石子,眨眨被冷風刮得微痛的眼睛。

「哎,小美女,一起去玩,怎樣?」

抬起頭的時候,山下被一個有些醉意的老頭攔住了。

山下非常地生氣。

似乎,又回到那天。只是為什麼沒有出現。

山下看著眼前醜惡的嘴臉,忽然想掄起拳頭,狠狠地揍他一頓。


「走吧走吧」那個死老頭把手不安分地擱置到山下的肩上。

山下聞到一股作嘔的酒氣和老男人的難聞味道。

山下剛想推開那只骯髒的手。

忽而,隱約聞到一陣好聞的氣息,似乎很熟悉。


放在肩上的手被另一隻手提了起來。

「別碰我的女人。」熟悉的口吻。

「你怎麼又一個人跑出來了?」徉裝生氣的口吻。

「好冷喲。」他把頭埋進山下的厚圍巾裏,蠕動著腦袋。

山下聞到甜甜的洗髮水的香味。

山下忍不住閉上眼睛。


「你們,兩個!」討厭的聲音打破芬芳的空氣。


「走吧。」他猛地抬起頭,看著山下溫柔地邀請。

山下錯愕不及,被盯著的目光震懾到。

反應過來的時候,手又被牽起,腳又開始跑起。


仿佛,回到多久以前?

你我的第一次相遇,在哪里牽手,在哪里奔跑。


像重拍劇情似的,等兩人停下來的時候,山下還是喘著粗氣。

聽到對方的笑聲。

「今天,不會是在等我吧?」有些好玩的語氣。

對方盯著山下看,露出一臉天真的神情。

山下看著他閃亮的眸子,趕緊別過頭。

「沒有啦,只是正好......而已。」山下可不想說,自己已經等了好長好長時間。

「是嗎?」對方調侃地回答。

「對了,你那個...謝謝你。」山下掉轉話題。

「什麼?」那人忽然把頭湊近山下。

山下被嚇到了,怔怔地不動,有幾分緊張。


「你,真的好可愛哦。」那人擺回正常位置,笑笑地說。

「走!」拉起山下的手。

「去哪啊?」山下在後邊大聲問。


「恩,這個怎麼樣?不好?」

「那這個呢?」

山下有些尷尬地看著店裏異樣的目光。

那人拉著自己的手走進一家飾品店。

「喂,你要買什麼啦?」山下扯扯牽著自己的左手。

「這個吧,這個!」顯然沒聽山下說話。山下也沒生氣,把頭湊過去看。


是一對手機吊飾。

是兩個銀色的字母。

“T”和“Q”。


「我叫斗真,斗真,就用“T”。你就是“Q”。」

“生田斗真”,山下一下記起了這個名字,在心裏念了好幾遍。

「嘿,你不會忘記我的名字吧?」那人伸手在山下發呆的眼前晃晃,有些撒嬌地埋怨。

「記得啦,不過為什麼我是“Q”,我的名字是......」山下有些哄著說。

「你就用“Q“嘛。我覺得你就是這種感覺嘛,很可愛,很Q。」叫斗真的人扯扯山下的右手。

「好吧。」山下想到姐姐平時哄自己的樣子,有些無奈地好笑。

「恩。你最可愛了。」斗真一下笑得特別燦爛,捏捏山下的臉。

山下臉上一燙,感受到周圍灼熱的目光襲來。

「我又沒手機。」山下輕聲嘀咕。

「會有的會有的,我會魔術哦,你忘記了?」那人閃動著的雙眸和明亮的笑容。

映入山下眼簾時,山下慌亂地點點頭。


去付錢時,被斗真搶著去付錢;走出店門的時候,那人的笑容一直掛著。

山下偷偷地瞄了眼他,嘴角也不禁掛上笑容。


又是安靜的夜裏,走過的路。


壓壓的天空,淡黃色的路燈下,兩個依舊牽著的身影。

很靜謐,沒有人說話,沒有人破壞這樣寂靜的氣息。


最終,路還是走完了。

「到了噢。」斗真停下腳步,先開了口。

「呃?」山下這才抬起頭,迷茫地望瞭望。

山下又低下頭,用腳劃著圈圈。

「這是我的號碼。」那人摸出一張似乎早就寫好的紙條。

「我沒...」山下的手裏被塞進紙條。

「你相信我吧?」碰上斗真正經的目光。

「恩,噢。」山下點點頭。

山下像中了魔法一樣,再次去相信。


山下開始踱步往前的時候,心裏的悸動不斷。

走了幾步,山下忽然回頭。

果然看到斗真依舊,笑著看著自己,然後和自己擺手。

山下忽然心裏很暖很暖。

把手放在嘴邊,大聲叫。

「我叫山下智久,山-下-智-久!」喊完的時候,山下很輕鬆,然後露出大大的笑容,好看的牙齒和唇。

斗真也在那邊笑了起來,笑得更”猖狂“。

伸出手,”V“的手勢一下展現在山下眼前。

山下在那邊也笑得更開懷。


如果,遇見是註定,那我們微笑是否也是註定。
如果,遇見是無意,那我們相遇是否就是命運。


山下回家的時候,媽媽和姐姐又已經睡了。一個人悄悄回房。

”篤篤“的敲門聲,姐姐走了進來。

從背後掏出個東西,神秘兮兮地交給山下。

「我和媽媽給你買的禮物噢。祝賀你終於成為大學生了。」姐姐寵溺地望著山下。

山下拆開漂亮包裝的盒子,打開一看,錯愕,然後牽動起嘴角。

「喜歡嗎?」姐姐憂慮地問。

「恩!」山下抬起頭,露出大大的笑容。

姐姐舒展了一口氣,也高興地笑了起來。
「那就好。」

望向窗外的時候,剛才被遮擋住的月亮從雲層背後鑽了出來。

山下拿起剛才的紙條,把號碼輸入進手機裏。

是魔法生效了吧。山下抿抿嘴笑。



「回來了。」斗真已經儘量把步子放輕了很多。

那人坐在幽幽的燈光下,只看得清完美的側臉。

「恩。今天,我....」斗真恭敬地回答,剛想解釋。

「快上樓吧,潤等你很久了。」對方乾脆地打斷,簡潔地說,沒有絲毫想繼續的意思。

「好。」斗真忽然覺得酸酸的。

「那父親你早些休息。」斗真鞠躬,轉身上樓。

回頭看了眼坐在那裏的人,那人的目光還是停留在桌上的相框上,沒有盼顧的目光。

斗真感到一陣冷,冷得想哆嗦。

如果,對你索要,你會給我嗎?
不會的吧,即使,我是你的兒子。


斗真走回房間的時候,無力到不想開燈,感覺到房裏另一個人的呼吸。

「回來了,讓我好等哦。」潤元氣的聲音。

「今天不順利嗎?」潤看著沒有精神的斗真關切地問。

斗真一句話不說,拖著步子都到潤的身邊,坐下。

把頭自然地靠在潤的肩膀上。潤也自然地把自己的頭挨上去。

「潤,你相信魔法嗎?」斗真癡癡地問。

「呵呵。相信啊。」潤溺愛地摸摸斗真的頭。

「只要有愛。」潤繼而肯定地望向遠方。

「那,如果從沒被愛過的人呢?」


「需要這麼冷漠嗎?斗真可是無辜的。」略生氣的口吻。

「我害怕。」原來還那麼淡漠地坐著的人忽然顫抖著說。

「光一....」帶著迤長的語氣,走近那個一直淡漠卻不冷漠的人。其實他還是那麼瘦小。

「准一,瀧澤最近沒什麼吧。」剛想走上前給他點溫暖的人,停住了腳步。

「噢,沒什麼。就工作而已。」眼前瘦小的人摸摸面前的相框,重新擺回位置,簡練得一絲不苟。


准一看著那個已經很殘舊的相框裏,已經很殘舊的照片。
光一不讓自己換掉外面的相框,一切都保留在那段歲月裏。

相片上是兩張天真無潔的乾淨笑顏,飄蕩在冬天飄落的梧桐葉裏。


不想丟失的回憶
卻栓住了自己的心

一併停留在那片時光之中
永遠走不出來

那樣的
就是愛嗎?



准一關掉光一忘記關的燈,轉身。


---to be continued---



written by sunami
finished by 2005/12/11 10:00 a.m


FREE TALK:啊。人物開始爆出來了,笑。
想趕緊寫啊,多寫點。想早點結束,好去寫山斗。

下篇『冬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呐~
我看糊涂了啊,你,你,你,不会真的来个润斗什么的吧?
刚刚还想说斗斗好帅,想王子一样的来临,结果,就被你后面的话给堵了回去
……默~你继续……

2005.12.11 15:32 URL | 夏 #- [ Edit ]

=O=
前半段看的甜滋滋的
后面突然来个急转直下...
期待之后的情节v-238!

2005.12.11 16:51 URL | minami #- [ Edit ]

我刚想说斗斗不会是长腿叔叔吧
后来。。。才发现。。。
汗死。。。
大人的恩怨为什么总要下一代去背负呢?
他们是无辜的呀


小SU加油~~~

我一边看着碗里的斗山,一边想着锅里的山斗 ~笑~

2005.12.11 20:22 URL | 小NI #- [ Edit ]

这个嘛,这篇不会有润斗的
只是暧昧而已,笑

剧情转的厉害了吗?
看来我的伏笔不够完美啊

2005.12.12 19:12 URL | sunami #- [ Edit ]

大概素偶斗山斗情节比较严重
所以对小润同学有忽略嫌疑。。orz

2005.12.15 18:46 URL | minami #- [ Edit ]












Make it secret ?

Trackback URL↓
http://sunamiendless.blog26.fc2.com/tb.php/131-e81d7eb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