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Eden|記憶の甸≡Memories Never Di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 By Ernest Hemingway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Comments(-) |
《花朵盛開的聲音》

Chapter 5 『冬櫻 上篇——期待』


山下夜裏睡得很好,臉上自始至終掛著微笑。

在夢裏,山下在漆的夜裏走著,伸出手看不見五指。

很孤單、很害怕,想叫媽媽和姐姐,卻發現喉嚨被卡住了般,發不得半點聲。

遠方似乎有細微的燈塔在明亮,但是看不清,山下只好往那去。

忽然狂風大作,山下冷得打顫。


一隻溫暖的手拉住了山下還抖索著的右手,緊緊的,那麼溫暖。

「走吧,和我走!」好聽的聲音充滿磁力。

山下忽而感覺十分安心,就任人牽著手,在這漆夜裏走,漫漫前路也不再生懼。

「你是誰?」

沒有回答,只有銀鈴般的笑聲。
這樣無厘頭的夢最後在山下母親的猛搖後結束。

山下不滿地撇撇嘴,才爬起床,穿好了衣服。

對著鏡子刷牙的時候,山下回憶起這個夢,覺得很甜,興許是個吉兆。

只是抱怨沒有看到那人的臉。

突然,斗真燦爛的笑容出現在腦海中。

他?山下擦完面孔,看著鏡子裏紮著沖天辮、認真思考的自己。沒有答案。


吃好早飯的時候,姐姐說要去學校查點資料,讓山下跟著去看看,山下怎麼也不肯。
姐姐拗不過他,就一個人去了。

山下一個人無聊地看著電視,不停地翻轉著各種的節目。

心裏歎口氣,大家都在幹嗎呢?慶祝高考結束嗎?

山下反而覺得這是個最無聊的假期了。

這麼多年的讀書終於畫上休止符了,不用為大學而努力,心裏卻空蕩蕩的。


電話響起的時候,山下興奮地接了起來。

是純。

純和他憧憬著美好的大學生活。

山下在那有的沒的“恩恩”回應。


「對了,你說的“他”怎樣了?」

他?斗真?山下這才記起純的奚落,頓時還有些怒意。

「我遇到了,我可不是做夢呢,這回你要相信我了吧。」

「哎,真的?真的?」純又在那興奮了起來。

「恩。」山下淡然地點點頭。

「呃,我想看看他。」

「啊?」山下大吃一驚。

「把他約出來吧。」

「不要!」山下想都沒多想就拒絕了。

「為什麼?」

「不要,就不要。你不信就算了。」山下氣衝衝地掛了電話。

一個人坐在電視前生氣。


山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那麼爽快地拒絕純,是為什麼?山下也沒想到。

想起來,手機的事。

山下趕緊跑到桌子前,摸出了昨天新拿到的手機,一個銀色外殼、非常小巧的。

手機裏只儲存著一個號碼——斗真的。


山下摩挲著鍵盤,螢幕上閃動著的是一串號碼。

山下躊躇著,打個電話吧?反正就是電話而已,問候下嘛。山下說服自己。

思考了好一陣,想好了所有可能的情況和回答,終於摁下鍵鈕。


“嘟嘟嘟”的撥號聲頭一次讓山下覺得有一個世紀這麼長,比機車聲還難聽。

心裏隱隱祈禱,千萬不要聽到“您所撥打的用戶已經關機”這樣的話。


就在心裏祈禱著、擔心著、緊張著的時候。終於結束了撥號聲。

「喂」一個陌生的男人聲音傳入山下的耳朵。山下很仔細地聽了下。

絕對不是斗真的!山下相當地肯定。

於是山下想都不想地就掛了。沒多說一個字。

山下坐在椅子上。

打錯了吧?應該是,就算不是,反正沒特別的事找他,還是別打擾的好。

山下點點腦袋,說服好了自己,悻悻地走下樓,繼續看電視。


「誰的電話?」斗真昨晚好久才入睡。惺忪中迷蒙地問。

「不知道,沒說話呢?你的電話簿裏似乎也沒呢。」潤一邊把手機遞給蜷縮在被窩裏的人。

「匿名的?」斗真睜開了眼睛。

腦海裏閃出一個名字——山下。

「再睡會兒吧。昨天很晚才睡呢。」潤走過去,摸摸斗真的頭髮。

斗真想了想,不由地笑了起來。「好,把手機給我下。」

接過潤遞過來的手機,斗真笑著把剛才的號碼加入電話簿中,名字是“山Q”。

然後才又擁擠著被窩,暖暖的。

「潤也一起再睡下吧。」

「好啊。是想我暖被吧。」潤露出可愛的牙齒,捏捏斗真的鼻子,一起鑽進被窩裏。



山下醒過來的時候快傍晚了,是媽媽叫醒他的。

一個人在客廳裏看電視竟然睡著了。山下發現自己越來越“嗜睡”了。

斗真醒過來的時候,潤已經走了。

斗真爬起來,下樓的時候。准一叔叔和爸爸都已經坐在那準備吃晚飯了。

「斗真,真巧,吃飯吧。」准一招手呼喚斗真。

光一面無表情地看著報紙,頭也沒動下。

「哦,好。」早就習慣一個人的晚餐或者相當與一個人的晚餐,斗真走下樓。



吃好飯的時候,山下被回來的姐姐硬拖出門散步。

天實在冷得可怕,可是姐姐的拗勁也不小,拽著山下就出門。


吃好飯的時候,光一和准一一起回書房。斗真一個人走回房間。

看著大大的房間,斗真覺得好寂寞。

一個人蹲坐在門邊,抬起眼皮看到了手機,一個銀色的,小巧的。

於是,趕緊去拿過來,號碼映入眼簾的時候,斗真才感到一些溫暖。

斗真想了下,就編輯好發了條消息出去,然後笑了起來,

把頭靠在大腿上,仰頭的角度正好看到滿天星辰,今夜,月色似乎不錯,他想。


山下和姐姐回到家的時候,媽媽睡了。

山下這才發現,其實回來得不算晚,只是媽媽睡的早了。

剛才被姐姐拖去在周圍逛了好幾圈,然後去街邊的公園。

那裏的櫻花樹早就開始掉花了,原本有很多孩子搶著玩的東西也早沒人了。

山下還記得,小的時候,常常和姐姐來玩,轉盤啊,蹺蹺板啊。

和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起玩,當時笑得多天真。

山下開始緬懷那些個歲月了。


走回自己房間的時候,山下看到手機的燈在閃,趕緊跑了過去。

“斗真”。山下趕緊打開短消息。

「是山下吧。明天見面吧,9點在你家門口等你——斗真。」

沒什麼多餘的話,山下突然覺得很開心。

哼起小調,擱好鬧鐘。


---to be continued---



written by sunami
finished by 2005/12/12 3:15 a.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Make it secret ?

Trackback URL↓
http://sunamiendless.blog26.fc2.com/tb.php/135-3b23c61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