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Eden|記憶の甸≡Memories Never Di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 By Ernest Hemingway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Comments(-) |
《花朵盛開的聲音》

Chapter 6 『冬櫻 下篇——落櫻繽紛』

清晨鬧鈴響的時候,山下懶懶地關上它,繼續睡覺。

突然想到什麼,趕緊跳了起來,快速地穿好衣服。


下樓的時候,碰上剛起床的媽媽。

「媽媽,我早上要出門,給我做早餐,快點快點!」

「現在才7點,你可第一次起那麼早啊?」媽媽不解地看著山下,半推著開始做起早飯。

山下狼吞虎嚥地吃著早餐。

整個過程中,媽媽已經看了他好多次,只是山下吃得過於專心所以完全忽略。

吃好後,山下隨便抹了抹嘴,就又沖回房間門了。

“砰”的一聲,媽媽朝樓上探探頭,果然是像父親的孩子啊。
山下感覺真是有點丟臉,一個人竟然像個初次約會的女孩子一樣,在鏡子面前試穿衣服。

這種事情,大概只有女孩子去見心儀對象時才會做。

想到這,山下感覺甩甩頭,看見自己在鏡子中紅得發燒的臉蛋,趕緊沖進衛生間去。


這時,斗真也剛好起床了,在刷牙。

下樓的時候,只有光一在。

「早。」回應的一片沉默。

也許平時斗真會一下感覺摔得很重,不過今天卻沒這種感覺。


吃飯時,安靜得可以聽到兩個人均勻的呼吸聲。

「今天,要出去嗎?」斗真抬起頭,輕輕地“嗯”。

「噢。」繼續陷入沉默。

一場飯局在父子倆的靜謐中渡過。

斗真回房間,開始挑衣服。



山下終於選定好了衣服,是一件紅色的毛衣和淡藍色的牛仔褲。

出門的時候,姐姐揉著眼睛下來。

「這麼早啊?去約會嗎?」

「姐姐偷看我的手機了?」山下突然像警覺的小鹿。

「都寫在臉上了!」兩個女人整齊的回答。

「記得回來吃飯!」兩個女人再次整齊的回答。

山下帶著一陣紅一陣白的面色倉皇逃出門。



斗真很快就決定了衣服。一套奶白色的風衣、淺藍色的休褲,還掛了一條紅色的圍巾。

下樓的時候,光一抬起頭看了眼,似乎想說什麼,但是沒有。

斗真想,也許是錯覺了。就出了門。

司機要給斗真開車的時候,斗真微笑著拒絕了。

笑起來的時候,就像個紳士一樣。

他說,「還早,我想走走。」


其實,山下也沒走出家門多少,因為斗真說在家門口等。

所以山下就像個小鹿一樣佇立在離家不遠的路燈下。

記得,在某個夜裏,曾經有個人給了他兩個願望。

山下終於記住了這個名字——生田斗真。


斗真走在清晨的陽光裏,很好的天氣。

路上的行人還不多,所以街道顯得很乾淨,很清爽。

冬天來了的時候,樹都枯掉了。但是這樣光丫丫的景像,似乎也是一種美感。


山下覺得有些冷,這時發現忘記帶上圍巾了。
如果這個時候回去,一定會被媽媽和姐姐問東問西。

山下只好一個人在原地跑跑跳跳來暖暖身子。


風吹起來的時候,陽光灑在山下的眼睛裏。

山下放下抬起頭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了。

是很熟悉的,熟悉到只認識了幾天的人。

他穿得很乾淨,一絲絲的淡雅。脖子上醒目的紅色圍巾讓山下一下想笑出來。

山下聞到很清新的味道。


遠遠地,斗真就看到一個可愛的人在跳動。

斗真就自然地停下來,在遠處觀看,生怕褻瀆了那份純真。

小人兒穿得很天然,純純得像三月才有的陽光。

衣服顏色倒是很惹人,是紅色的。

斗真低下頭看看,嘴角忍不住牽動。


看著小人兒一個勁地在那蹦跳,嘴裏似乎還念念有辭。
不捨得看下去,就放快腳步走過去。

那人兒抬頭硬是讓陽光直射到眼睛裏,然後看到自己。

斗真趕緊揮起手來,儘管隔得那麼近了。

想讓山下看清自己,就在這裏。


山下看到斗真露出了比七月還燦爛的笑容,有些恍惚。

「等很久了嗎?」

「沒啊,我才剛到。」山下不懂為什麼自己要撒謊。

「噢,這樣啊。」斗真偷偷歪嘴笑。


「去哪?」山下張著圓圓的眼睛問,孩子般的天真。

「你想去哪呢?我可沒開車,所以要用“走”的。」斗真像哄孩子樣地說,還指指腳。

山下看到斗真的滑稽表情,有些發笑,但是徉裝不高興。

「原來斗真都沒想好,我還以為斗真已經策劃好了美好的一天呢。」山下鼓嘴。

「哈哈哈」斗真笑了起來。

有銀鈴樣的笑聲,夢裏熟悉的聲音,山下比拼。

斗真伸出五指在山下滯瀉的眼睛前晃動。突然像抓住了什麼似的。

「剛剛,山下叫我什麼?斗真?斗真,對吧?」

「恩,怎麼了?」山下回過神。

「好好聽哦,再叫次嘛。你是第一次這樣叫我哦。」斗真像個孩子,扯著山下的手撒嬌。

山下“呵呵”地笑了起來。

「斗——真——」觸碰到手的瞬間,山下的表情有些凝固。

斗真的雙手是冰冷的,原來想像中是異常溫暖的。

看來,斗真不是夢裏的人,其實有些淡淡的惆悵。

「真的好好聽噢。山下的聲音好甜噢。」

山下受不了斗真的撒嬌,臉上開始冒紅。

生怕斗真看見,山下只好轉移話題。

「斗真不是只叫我山下嗎?不叫我山Q嗎?」

「哎哎哎,這個嘛。因為山下叫起來親切啊,而且我叫得很耳哎。」

「山下——山下——」斗真果然開始“嚶嚶”地囁嚅。

「好了啦,好了啦。隨你啦。我們到底去哪?」山下其實壓根不介意斗真叫自己什麼。
反正是斗真叫的就都行了。


「恩恩恩.....」斗真思考了會兒。

「去賞櫻吧。」山下嚇得差點掉了下巴。

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斗真已經利索地牽起他走。

山下也就不說什麼了,反正原本也是毫無計畫。


停下來的時候,山下又被震驚到了。

他們停在山下家附近的公園。

那裏的確種著幾棵櫻花樹,只是它們已經在凋謝。

「斗真....」

「噓,別說話,你聽。」

山下收回後面的話,按照斗真說的仔細地聆聽。

山下很認真地傾聽,聽到風凜冽的呼嘯聲,聽到有模糊的叫賣聲,聽到汽車鳴笛聲。


「聽到什麼?」斗真放低聲音問。

「恩...風聲、人聲、車聲。」

斗真轉過來看看山下,淡淡一笑,然後轉過去。

過了好一會兒,轉過身,拿下自己紅色的圍巾,繞到山下的脖子上。

「別著涼了。」溫暖得讓人沉淪。

「可是,斗真,你...」山下縮縮鼻子。

「別說了,這種時候要聽話,知道嗎?」斗真強硬不可違抗的語氣隨著山下可憐的神情而又溫柔了起來。

山下還想說什麼的,但是眼前的景像讓山下的話都咽進了肚子裏。


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櫻花,這樣淒美又婉絕的景像。

細細碎碎的櫻花花瓣從茂密的樹間零零星星地飄落下來;
在僅有的高度中迴旋了幾個圈,就隨著風悠悠地徐徐落到地上,無聲無息。

然後山下的頭髮開始不斷地飛起來,斗真的也是,在風中飛舞。

那些原本掛在樹梢間還頑強著的櫻花花朵也終於屈服。

它們在加強的風速中激烈地擺動、搖晃、飛揚,似乎要衝出天邊,但是卻又逃不出去;
畫出美麗好看的弧度,一遍又一遍,不停歇,直到精疲力竭,終於放棄最後的意志;
輕輕地隨風降落,但是姿態還是那麼優雅,那麼高貴。

跳完最後一舞,還是國王,還是王后,只是過往。

殘餘的花瓣,也告別了樹隙,那麼不捨得,告別了很久,擁抱了很久,才分離。

淵淵地流動。

只是最後,它們終於平靜地投降了,歸落大地,重回初始。


這樣壯烈的景像,山下從沒見過,他癡癡地觀賞,靜靜地看著花起花落。

身邊的斗真,從剛剛起就茫然地緊緊摟住自己的肩膀。

山下可以感覺到肩膀逐漸加強的力道和隱約的抖動。



「冬天的櫻花很美吧?」斗真走進“櫻花雨”裏,攤開雙手,任那些碎花飄落在身上。

「是啊。」山下囈囈。

「來。」斗真站在漫天的櫻雨中,朝山下伸出手,臉上掛著溫煦的笑容。

山下像中了魔法似的,慢慢走過去,把自己的右手放在斗真的左手上。

兩隻手,因為彼此而突然變暖。


斗真閉上眼,山下也閉上了眼。

山下可以感覺到它們悠悠地飄落在發梢上,肩胛上,那麼壯烈。

輕輕地,山下似乎可以聽到斗真的呼吸聲夾雜在花瓣凋落的聲響中;
它們仿佛在哭泣,仿佛在告別,仿佛在等待;
拂拭過地面,悄悄的卻又深刻的。

落櫻繽紛。


「山下,你說它們會哭泣嗎?」斗真迷茫地望著滿地稀碎的花瓣。

「明年春天,會開新花的。」山下感覺自己回答得不對題。

斗真側頭看了山下好久,露出很淺很淺的笑容。

「那我們明年來看花開吧。」斗真看著山下堅決地說。

「恩,好。」山下點頭,斗真頓時露出深深的笑顏。



山下看見斗真慢慢地蹲下身,捧起兩手的花瓣。

斗真母性愛地般地看著它們安靜地躺在自己的掌心裏。

然後,緩緩抬起手臂,朝風中悠揚卻決絕地一甩。

刹那間,原來已經不會再飛揚的花瓣再次盤旋起來,儘管那麼短暫;依舊美麗。

山下看著斗真,白色的人,紅色的花,藍色的天,夢一般的美好徜徉。

兩個身影,一紅一白,一冷一暖,一動一靜,都墮入十二月的風中,漫天的櫻花為我作證。





「知道嗎?以前我常常在這玩呢,這麼多年了呢。」山下回憶往昔,恬靜地說。

他走到公園的那些給孩子玩耍的設施旁邊。

斗真也走了過來,靜靜地撫摸他們,宛如好久不見的朋友般疼惜。

「那時,媽媽很辛苦,一直很晚回來,姐姐放學晚,學校又遠。」山下輕輕轉動轉盤。

「我從幼稚園回家,就在這等,等,等很久。所以就來這玩。」看到斗真跳上去,隨著盤開始轉動。

「那時,有很多小朋友會和我一起玩,只是天快了,他們的爸爸媽媽就會來接他們。」

「我就一個人繼續玩。」

「後來,有個小男孩,他和我一樣,沒有人來接。」

「於是,我們就一起玩。」此時的山下露出孩子似天真和幸福的笑容。

「後來,姐姐來了,我就回去了。走的時候,他還在玩呢。」

「後來呢?」斗真趴在欄杆上,把頭湊得離山下很近地問。

「不知道,後來媽媽工作穩定了後,我就不用等了,所以我們就再也沒見過面了。」

斗真伸出手,示意山下。山下毫不猶豫地遞上手。

兩個人就開始在轉盤上轉起了圈,手拉著手;两簇火红。


「那你還記得他的樣子嗎?名字呢?」斗真大聲地問。因為速度開始變快。

「我老是不記得人名!不過,我記得他的臉很圓,很可愛,像包子一樣。」山下大聲回答。

「如果再碰到他,你會認出他嗎?」

「不會吧,因為他在我的記憶裏已經很模糊了。」山下聳聳肩膀。兩個人走了下來。

「那你會想和他說什麼?」斗真朝秋千走去。

「謝謝你!」山下坐上左邊的秋千,斗真坐在右邊。


兩個人稍稍地搖動秋千。

斗真站了起來,「我幫你吧。」

斗真把山下推出去的時候,山下沒想到斗真原來可以把自己推得那麼高。

山下飛上去的時候,看到地面傾斜了過來,一瞬間有上天的快感;
然後急速地下落,以為要和地面摩擦到;
又往另一邊飛起,這時,山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斗真微笑的臉龐被陽光遮擋住,依舊那麼溫存。

「我幫你吧。」山下站起來。

「不用。我喜歡低低的就好。」


一個上午很快但也很慢的流淌掉了。

是山下肚子的叫聲提醒他們這點的。

一片沉靜後。

斗真先開口,「我要回去和父親吃午飯。」

「我也是,要和媽媽吃。」

「那...」斗真停頓了下。

「我送你回家,老樣子。」

「好的。」


不長的路變得更短。即使沒有什麼話語,但是依舊短暫。

走到已經停過兩次的地方,山下低頭,像在思索。

「今天很開心,下次再出去吧。」山下終於靦腆地開口。

「不過去遠點的吧,最好是一天的。」山下趕緊補充。

「呵呵,好啊。」斗真忍不住笑。


山下真覺得不爭氣。肚子又叫了。

「快回去吧,別餓著了喲,山——下——」斗真詼諧的語氣。

山下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告別的時候很平靜,斗真揮手,山下點頭。

山下往家走,斗真在背後看著。

山下霎然回頭,圍巾!

「下次還我吧!」斗真溫柔地喊。

山下聽話地點頭。繼續走。

「山——下——」斗真拖著長長的音叫。

山下再次回頭。

「記得開手機哦。」斗真笑得明媚。

「恩。」山下點頭,依舊走。


山下到家的時候,放下圍巾,下樓,狼吞虎嚥。

斗真回去的時候,潤來了。

潤在的時候,潤會和光一說說話,然後聊著連接父子倆的話題。

快吃完的時候,光一抬起頭,看了斗真。

「圍巾呢?」他問。

斗真怔了下,然後笑,「借人了。」


斗真上樓後,心情大好地翻箱倒櫃。

「找什麼?」潤問。

「以前的照片。」

「那時我像包子嗎?很圓嗎?」斗真抬頭,一臉懵懂地問。

潤“呵呵”笑了起來。「是啊,那時我們兩個被笑話了很久呢。怎麼了?」

「潤,我為什麼不玩秋千?」斗真忽然像瀉了氣的皮球。

「因為你從那摔下來過啊。」潤安撫地摸摸斗真的頭。

「潤,今天我和他出去了哦。」

「是嗎?然後呢?」

「我覺得我們遙不可及,卻又近在咫尺。」斗真很輕輕地喏喏。

像在呻吟,像在哭泣,像在自嘲。

「傻瓜!」潤抱住斗真的頭。

斗真躺在哥哥樣的懷抱頓時身體溫暖,只是心裏依舊冰冷。

潤知道,斗真雖然已經那麼削瘦,那麼高大,那麼長大;但是他還是個孩子。

潤能給他的只有那些微妙的寵溺與疼愛。

潤感到自己的手上已經沾滿了眼淚。


---to be continued---



written by sunami
finished by 2005/12/16 13:00 a.m


FREE TALK:
計畫失敗,這樣一段就寫了很久啊,什麼山鬥啊,鬥山H啊,剛光的都泡影了。
感覺被期待很好,謝謝你們。

關於此文,我想也許寫幾十CHAPTER也不定,因為這個我會完全根據計畫寫,
不會因為太慢而縮減,因為有些不能缺失的東西不能漏。

關於《花朵》,我還能說什麼呢。像我第一個長的很完盛的孩子一樣。
裏面沒有壞人,很多人物,而且是主角都沒出現呢。校園是重點。
山下的性格是我的才對,斗真的是我故意讓他矛盾和慘白的。

想開新文了,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斗呀斗
如果注定要伤害他就不要爱上他
这样会好过些。。。。。。

2006.01.06 15:33 URL | 小ni #- [ Edit ]












Make it secret ?

Trackback URL↓
http://sunamiendless.blog26.fc2.com/tb.php/136-cf60012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