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Eden|記憶の甸≡Memories Never Di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 By Ernest Hemingway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Comments(-) |
《决绝》

MAIN ROLE:山下智久、生田斗真



一天的工作结束的时候,团员们都开始叫嚷着“辛苦”,几个小的兴奋地讨论起晚餐的问题。

山下沉静地整理东西,以最利落的速度收拾好。

亮走过来,顶顶山下的手肘。

「一起走吗?」山下看到亮落寞的神情,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他知道,亮和他要的是不一样的。

亮也许只是希望有个朋友可以陪伴他走一段路;
然而山下不是,因为山下要的只有一个,而已。



工作得一天,已经精疲力尽,但是只有这个时刻,对山下来说才是最美的。

这让他深深感到等待,感到活着的痕迹。


进门,有熟悉的味道。

「今天回来晚了。」山下抱歉地弯下腰哄着蜷缩在沙发上的人。

这样的山下,只有在这个地方才存在。


「一个人,太冷清了。」斗真很轻地说。山下是听到的吧。

「吃吧。」只有两个人的晚餐,五菜一汤摆放在8人的餐桌上。



他们会聊些工作,山下的工作;会聊关于斗真看的某部电影或者某个节目。

山下总是很耐心地听斗真说。

他们也会不说话,静静地吃饭,安静到可以听到彼此咀嚼的声音,还有食物咽进喉管的声音。

清晰的,带着撕扯的,还有让人想逃的静谧。




山下的工作很多,总是要早起,要早睡;斗真相反。

斗真会配合山下睡觉的时间,不过只要两个人做好爱,斗真便会独自爬起来。

而山下则睡得很香,像回到最初在子宫里般安静平和。

斗真坐在床沿看山下完美精致的脸庞,轻轻地抚摸。

高贵而不可侵犯的圣洁,但却隐晦着丝丝颓败。



斗真最喜欢一个人在午夜的时候,去冰箱里拿罐酒,然后点上一根烟。

穿得很薄但很保暖的睡衣,趴在阳台上,吹冷风。







清晨山下起来的时候,斗真还在睡。山下蹑手蹑脚地起来,帮他盖好被子。

山下会痴痴地看斗真的脸,何时开始变的这么媚惑,那么吸引,似无底洞般地把山下吸了进去。

直到不能再晚,山下才贪恋地吻吻斗真的额头。低语。

「斗真,我爱你。」



白天的时候,他们是没有交集的人,两个各自转动的圆。


山下实在累的时候,会让自己去想斗真,使劲地想。

那样就会有力量,即使那么微弱,但却可以燎原。




斗真会和朋友出去,吃东西,喝酒,看电影,购物,总之一切只需要钱而轻松的事情。

现在,斗真开始和一些前辈出门。

那样,至少不用为了买单的问题而争论。




山下终于结束了电视剧的拍摄,趁天前,山下回到家。

没有人。

山下看着巨大的水晶吊灯发出刺眼的光,还有雪白的墙壁,干净的家具。

即使开着暖气,山下还是感到冷,从心底深出发出的嘶吼。

山下终于体会斗真的冷清了。就仿佛现在。




斗真回来的时候,山下已经迷糊地要睡着了。

听到开门声,山下紧抖擞好精神。

「斗真,下次再出去哦。」

「好的,前辈走好。」斗真卑微、恭敬的口吻让山下生气。




斗真看到山下坐在沙发上,先呆了下,然后马上若无其事。

「很早嘛。我吃过了,你呢?」斗真脱掉围巾。

「斗真,你经常和他们出去吗?」山下怒地问。



「啊?谁?佐藤前辈?赤坂前辈?还是大阪,小原?还是东新、町田他们?」

山下嗅出斗真故意的味道,更加生气。

「原来,还有这么多啊?」山下几乎咬牙切齿,但是还是冷冷地说。

斗真停下动作,看看他,过了会儿。



「反正我们都是闲人。」语调平得像没有波澜的湖水。


山下一下冲过去,从背后紧紧搂住斗真。

「斗真... ...」




斗真把抓紧的双手轻轻松开,转过身,温柔地看着山下。

缓缓抬起手,小心地摩挲着山下的脸,那么仔细,那么轻柔。

山下沉醉地被斗真抚摸,如果这个时候,即使有火海在面前奔腾,山下也会选择跳下去。




「好了,去睡吧。」山下原本沉浸的神情一下凝固,冻结在暖气里。

山下感到一滴滴地落下来,落在体内的每个角落,心口在冒的血。



斗真抽身离开。

「斗真,求你,别这样。」山下忽然感到瑟缩,即使变得再强大。

斗真停下步子,给自己一个惨惨的笑容。

「很晚了。我也累了。」

斗真继续走。



山下奋地冲上去,又是激烈地搂住。

「斗真,我爱你。我真的,真的爱你。」山下听到自己哽咽的声音,很难听。


「斗真,只要你不离开我,我都可以给你。」山下的心在呐喊。


「山下... ...」

「你不累吗?」

累,山下最怕听到这个词语。

山下累啊,很多次都想倒下去,不要起来了;很多次希望一切可以平淡得没有起伏。

只是,山下抽不了身,也不能抽身。




在斗真把山下推到前面的时候,在斗真说出“山下,以后要以LEADER努力噢”的话的时候;

山下就扎进去了,如果斗真得不到的,那就让自己来拿好了;

斗真给予自己的自由,就让山下用来绑住斗真好了。




即使,累得想喊“停”的时候,山下都不愿意放手。

即使,看到面前的鸿沟以惊人的速度张大,山下还是不会松手。



「山下,给我自由吧。」斗真终于开口。

斗真终于向山下要回原本给予的东西。

「可以啊,可以啊。只要你不离开我,我都答应。」山下没有理智了。

只是他明白,自己现在双手已经扎满了刺,但是依旧不可以放开。




斗真沉默,不禁低下头,看他紧紧抱住自己的手,在颤栗。

斗真想到已前那么害羞腼腆的山下,总是任自己去抱去亲吻。




只是一刹那,斗真也想闭上双眼,任意飘荡,随风漂泊。





斗真不知道他和山下要的是什么。他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而山下又想要什么?


就像斗真不知道,这灵魂与灵魂,心灵与心灵,肉体与肉体间的融合是怎么发生的?


而这样的发生又是为了什么?





「我不想要其他的,我只要‘离开’。」斗真吐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感觉用尽了在人间的最后一口真气。


山下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感觉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然后,一个世纪过了,世界毁灭了。


山下的斗真世界破灭了。




山下把斗真转过来,他看到斗真眼里噙着泪花,山下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


嘴唇,眼睛,眉毛,鼻子,脸颊,一切属于山下智久的东西,一切曾经被无数次烙下痕迹的东西。


它们都那么熟悉、那么美味。




「算了吧,山下。」斗真在山下亲吻自己脖子的时候,镇定地说。


山下的动作就被暂停在那里,然后斗真感到脖子处湿热的感觉。


一点点地滑落到衣服里,和自己的身体做最亲密的接触。



斗真是爱自己的,山下知道。




我们爱得都太决然了,那么绝对,那么坚决。


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简单平凡的爱情,平民般的爱情。


但是,我们爱得都是那么竭尽全力,既是一份高高在上的爱情,也是被践踏的最卑贱的爱情。




我们把从年少无知到青春懵懂的时间都放了进去,把整个灵魂、心灵、肉体都放了进去。


把所有的都放了进去,这份爱既沉甸,但也沉重。



我们爱到,只记得去爱,而越发迷茫,看不到手中握住的,身后遗落的


... ... 还有 我们想要的。





斗真在等山下投降,因为他知道山下珍惜他。

山下在等斗真放弃,因为他知道斗真包容他。



连爱都是均分的,没有人多没有人少。那该怎么划分?







放手的是... ...山下。

不是因为他厌倦和害怕,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跟在斗真后面的可爱男生了。

他已经是一个可以站在所有人前面的男人了。

所以,山下决定放手。




因为,山下知道,如果他坚持最后一份坚持,那将会永远失去。


彼此爱得过于绝对,所以也变得茫然。

所以,山下选择让彼此透口气,呼吸下空气,也许,那样还有机会。






斗真住的最后一个晚上,山下忽然问,「斗真,你要在上面吗?」

山下把自由还给斗真,那就把斗真给予的骄傲和宠溺也一并还给他。




「不要。」斗真很坚定。

斗真想记得这个床单的味道,这个房间的气味,还有被子的温度。



斗真把眼泪刻在这个房间里,深深地溶进去。

就像,斗真把山下的眼泪,一条一条地划在背脊上,渗到皮肤里,流入血液里。





告别的时候,山下在睡觉,斗真开门的一瞬,山下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斗真看着山下在颤抖却佯装熟睡的背影,然后隔着重重空气,轻轻地抚摸。


把山下身形勾勒了一遍,然后放进心底。






刚分开的时候,山下有些不习惯,不习惯。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睡觉。

只是,渐渐地,习惯就习惯了。



斗真住进了横山的家里,斗真想在关西生活,远远的。

去习惯那样的生活。




斗真开始有新工作了,开始从“闲”的队伍里退了出来。

斗真没有再去看任何的节目,凡是和山下有关的,斗真想去习惯。



仁打电话叫他出去玩的时候,横山帮他答应了。

「你该去关东活动下。」



仁开着跑车来接斗真,架着色的墨镜,脸有点臭。

斗真开门要坐的时候,仁瞪了他眼。

「你坐后面。」



「噢。小龟也来?」斗真坐上后座。



「别给我提他!还有山P那家伙!」仁冲前面吼了下。

话一说出口,仁就有些后悔了。



「啊,对不起。」

「不会,没关系。他们怎么了?」斗真试图像去关心亮、关心纯一样去询问。

「你去看看‘野猪’就知道了。」仁又吼了起来。

斗真笑了起来,仁开车。




见到龟梨的时候,仁缄口不语,帮他打开车门。

斗真细细笑了下,被仁瞪了眼,龟梨倒是回了斗真一个浅笑。


一路上,龟梨都不停地和斗真聊些有的没的,斗真也和他说些有的没的。

仁一句话也不说,除了在开车前说了句

「系好安全带。」



其实斗真挺怕龟梨提到“野猪”,他怕一不小心好不容易建起的墙又塌了。

不过其实这也是白担心,龟梨这样精明的性格自然是会回避的。



开着开着,开进了个加油站。斗真微微有些惊异。

「没油了。加油。」仁假装随意地说。


仁走下车,帮龟梨打开车门,命令地说,

「有话和你说。下来。」

然后又对斗真说,

「斗真先一个人等会。马上回来。」斗真点头。


龟梨下车的时候,对斗真无奈地摇摇头,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斗真歪歪嘴。


两人也没走远,也没有躲避斗真的意思,斗真就远远看着两人。


仁一声不响地走在前头,龟梨跟在后面。

「仁,你要说什么?让斗真一个人等着多不好意思。」

「你别明知故问,何况斗真都没说话呢?」仁有些不满地哼哼了几声。

龟梨“扑哧”笑了出来。

「笑什么?」仁还是走在前面,头也不回。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样好象彰噢。」龟梨逗弄轻佻的语气。

「龟梨和也!我警告你!」仁火全冲了上来,转过来大吼了起来。

对上龟梨一副佯装无辜,但充满挑衅的眼神,仁的话也吞了回去。

「你知道的。」仁低声说。

龟梨摆出了更迷茫的样子,「什么?」


也不知哪来的力量和火气,仁一把捏住龟梨的肩膀,转了身,直接摁在墙上。

对上龟梨镇定自若的眼神,仁一股脑就朝那人的嘴狠狠吻了下去。

从强硬的渐渐越化越柔,最后是温柔的亲吻。


斗真暗自摇摇头,心里感叹,「这两人.......」

仁头压在龟梨的肩上,很轻甚至带着啜泣的声音。

「小龟。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斗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只是看到龟梨一边抚顺着仁的头发,一边朝自己露出笑容。

胜利而心满意足的。

「我知道了。再也不会这样了。」龟梨安慰着靠在身上的人。


龟梨在等待的无非就是现在的仁。真实、直接,当然是只为了自己才这样的仁。

龟梨也不过是比仁多了点点耐性罢了。


回到车的时候,斗真看着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两人。

忍不住想逗逗那个明明高兴得要死,却还死撑的仁。

「好慢哦。加油加这么久啊。到底是给车加油,还是给人加‘油’啊?」

看到仁害羞又强装的样子,斗真笑了起来。

对转过来笑得总算明亮点的龟梨说,

「还是小龟厉害!」


「生田斗真!」


斗真回到横山家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灯光了。

斗真轻手轻脚地走过客厅。

「干吗?做贼啊?」突然浮出一丝人声。

斗真微微笑了下,打开灯,走到那人的旁边。

「在啊。都不开灯?」

斗真顺手拿起横山喝了一半的啤酒罐子就开始灌。


「喂喂喂,你还没成年吧。」横山像个老头一样地说。

「什么呀?我可已经成人了呢。」斗真不满地放下酒罐。


「哦,这样啊。怎么我还总觉得斗真就是那么个小孩子呢。」横山罗罗嗦嗦。

「怎么像老头子的语气啊?我们也没差那么多吧。」斗真又拿起酒喝。


「还记得当时你才这么小,脸还那么圆圆的,一天到晚笑个不停。」

斗真不高兴地倒倒酒罐,发现喝完了,走到冰箱里去拿了两罐新的。


「是啦是啦。那时胖乎乎的,现在不同了嘛。」斗真顺着横山的话,把一罐酒丢给横山。

「我还记得斗真唱‘正义的伙伴靠不住’呢。」

沉闷的开罐声打破横山的话。斗真楞了楞。

「啊,你今天说话好无聊,我先去睡了。」斗真假装打呵欠。

然后拿起啤酒就朝房间里走。


「演技好差哦。」横山喝了口酒,淡淡地说。

斗真停下步子,「是吗?」


「干吗不回驳我?」横山提高嗓门。

「你要么就忘记好了,要么就回去,这样阴阳怪气,拖泥带水的,我看着多烦,你知道吗?」

斗真低头,拨弄了下酒罐,猛地灌了口。

苦笑了几声。



「如果能忘记就好了。」斗真又喝了口。

「这里,有多难受,你知道吗?」斗真背对着横山,指着心口的位置。

「我一直努力忍受,因为想留在他身边」

「但是,越爱越怕,越爱越迷茫。」

「终究我们间是什么?我们间隔着多少距离?」

「我给他自由,希望他快乐。为什么,现在我们都感到累呢?」

斗真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斗真觉得好无力,无力到直接靠在走过来的横山肩上。



横山皱皱眉头,摸摸斗真的头。

虽然已经成人,可是还是个孩子,就是个孩子。

斗真和山下都是。任性的孩子。


「爱得太累,是因为爱得太深了,深到害怕失去,害怕伤害,害怕分离,所以就小心翼翼。」

「小心到找不到自己了,也找不到对方了。」


「斗真,你们需要的是时间。」斗真抬头望着横山。





我们曾经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手牵手,说好要一起走一辈子。

然后,忘记是谁先离开谁,谁先放开谁的手;

尽管如此,还是再次牵回一起,隔着已经有了隙缝的彼此。

不敢去提及已经产生的裂缝,任由他们滋生、蔓延,化为洪洪的大裂口。


用决绝的爱继续肆虐地填充裂口,一点点地补合,但也不断充大;

于是又有新的裂口,再用决然的爱去弥补,于是又破裂... ...


反反复复,直到,大家说“我们累了”,“爱到累了”。

也许从此分离,也许依旧执著;

却没人去回望那最初的隙缝。



自从上次去好关东后,斗真开始陆续参加演唱会,前辈的、同辈的、后辈的。

去看前辈演唱会时,斗真又想到了以前天真无邪的日子。

单纯、辛苦却满满的。

斗真惊讶,在听到熟悉的歌声时,那些清晰的回忆蹦了出来,熟悉到就在昨天。

曾经伴过的舞蹈,熟悉的动作,斗真却没有像以前那样雀跃地跳动。


任凭回忆的浪潮袭来,斗真突然很想哭,被一个人抱住。


最后,还是最早的搭档延续到现在的朋友们把肩膀借给了他。

看到岚的时候,斗真突然很辛酸。

曾经的错失。




泷泽打电话约斗真的时候,斗真略微有些惊愕,不过还是答应了。

很久不见的两人走在充斥圣诞气氛的六本木街头。

「斗真又变帅了呢。」泷泽似慕又玩笑的语气。

斗真笑了起来,最近最常听到的话了。


「我们多久没见了?」

「不算很久吧。」

「我和山P也很久没见了呢。」泷泽突然像孩子一样撒娇。

斗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走了一会儿,斗真听泷泽说着最近排得紧紧的工作,再安慰几句。

这时,感受到身边的前辈也一下长大了很多。

以前只是年长几岁,但始终挂着孩子般天真的微笑,嘻嘻哈哈的人;
现在也已经越发成熟和懂事了,幸好一些纯真的东西还保留了些。


坐在咖啡室休息。

「不会就约我那么简单吧。」斗真嘧了口咖啡。

“呵呵”,泷泽笑了起来,「你猜呢?」

斗真也笑了起来。「做说客吧。」

「恩,不算是,也不算不是。」泷泽抿着嘴想了下。

「呃,那是什么呀?」斗真好笑地看着泷泽。


「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看我们的斗真变得多帅了。被藏起来这么久,也怪想念的。」泷泽嗲嗲地说。

斗真也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只剩一个人的世界了,只牵挂着一个人,把自己的世界也丢了进去。


「嘿,想什么呢?」泷泽对着发呆的斗真晃晃手。

斗真回过神来。


「不,不可以回到以前吗?」泷泽低声地问。

「恩?」斗真没反应过来。然后低下头,搅搅咖啡。

「太累了。」斗真低低地回答。

「太累?」泷泽有些惊讶。

「这算是理由?不过是借口罢了。」泷泽一下沸腾起来。


「因为爱而累不是太可笑了吗?」泷泽继续坚持。

斗真撇嘴笑笑。爱到累是很可笑。因为爱得太深,太绝对,所以想逃开。这就是理由吗?


「那,怎么办?前面有好多路,好多门,走都走不完,我们却都精疲力尽了,怎么办?」斗真又迷茫了。

如果可以不放手,谁会轻易放手呢?

一旦有了裂痕的爱情可以修补好吗?我们有的不是平凡的爱,而是一份绝爱。


「笨蛋!」泷泽忽然有了想抱抱眼前这个外表虽然已经长大,但内里依旧那么不安和彷徨的孩子。

「那就慢慢走啊,那就一扇扇推开啊。急什么?」泷泽温柔地摸摸斗真的头。

「如果可以,就不要放手,不要轻易放手。」泷泽很坚定地说。



我们都在迷失,在暗中匍匐前进,看不到光明;一旦有光明来了,就不顾一切地扑上去。


常常坚持和维持,忘记保护和珍惜。

走得累了,就想中途喊“停”,把伤痕和泪水就给忘记了;

能轻易忘却得了吗?那么决然地爱过,于是我们又翻出新伤口,不去舔舔旧伤口。



圣诞夜的时候,山下无精打采地回去。

他能去相信和依靠的就是那个自称PAPA的前辈了。

不过斗真并没回来。


这些日子,山下还是照样工作,然后一个人回家,偷偷哭泣,哭到没有眼泪了。

突然很后悔,那天即使捆住斗真,也决不先放手。

一旦放手了,就象征着,一切不过如此。


山下在漆的房间里喝斗真还没喝完的酒,好烈!山下皱皱眉。

迷迷糊糊中看到斗真过来,山下高兴地叫了出来,才发现是做梦。

山下忽然想哭,可是眼泪都已经干涸了。





我们为什么要爱得那么深呢?用整个人生与灵魂去爱,才会一去不复返。

因为已经能付出的已付出,所以没法再回头了。

为什么不能有一份简单的爱呢,而要那么地决绝?

山下头痛地要裂开了。



「这么晚,不开灯。」山下听到熟悉的声音,自嘲地想,又做梦了。

那人走过来,猛灌了口酒。

「还是自家酒好喝,横山那的都太没味道。」

山下揉揉眼睛,「斗 真?」

「我饿了。」斗真打开灯,嘀咕着。

山下楞了下,马上站起来,拉起斗真的手。

「去哪啊?我说我饿了。」斗真不高兴地撅起嘴。


「去外头吃。」山下套好衣服,精神奕奕。

「家里没吗?」斗真不情愿。

「因为一个人,太冷清了。所以没得吃。」山下一字一句地重复着斗真说过的话。

斗真不禁笑了起来。

斗真从口袋里拿出个杯子出来,确切地说,是一些碎片。

「我把横山的心爱的杯子打碎了,被他回来了,他说以后不理我了,怎么办?」

「那就补起来吧。」山下微笑着接过碎片。

「虽然不能像以前一样,不过还是可以的。只要我们愿意。」山下一下变得很成熟,斗真觉得。

山下莞尔一笑,嬉皮笑脸地自言自语,

「他以后不理你也好。」

斗真没听清,也决定不去管了。



我们终于找到了最初的最初,尽管已经伤痕累累,也不复当初;

但是还好,我们可以拥抱着爱的心情还在,哪怕只有一点。

因为曾经爱得那么切肤刺骨,那么决绝,那么深沉,

所以纵使只有一点弥留,我们都可以燎原。


我们所拥有的爱不是简单平凡的,而是流入血脉般的决然。

尽管伤得深,但也只是因为... ...太决绝了。


---END---


written by sunami
finished by 2005/12/28 0:30 a.m


FREE TALK:
呃,其实这个嘛,原来只是在感叹,他们拥有的为什么不可以平淡而恬静,却是那么决绝的。
尽管两个表面比较平静[现在不是了],但是我主观认为他们是要么不爱,要么就会毁灭灵魂地来爱。

但是原来就想设定好的结局,不过后半段似乎就.... ....
还够合情合理吧?笑。

其实,幸福也是很简单的,山下和斗真。
只要你们真的用心去经营。

不过我是不相信的,就像我不相信希望和奇迹,却还是满心期待。
这是针对自己而言的。
不过,我自己也属于那种不会轻易爱,但爱了就会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把灵魂与信仰都交给那个人,哪怕是飞蛾扑火,一去不复返。


对于他们,山下和斗真,我是信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還差一點的話那就寫完了再扔上來麽………………

2005.12.28 12:57 URL | YAMATO #- [ Edit ]

山斗早已是神迹了
跨越了那么多的东西,走到今天,还能那样的在一起,已经是最好最强大的证明了,所以,即使累了,只要两个人一起,就一定能走过,一旦走过,会更加的坚定,不是么?

2006.01.06 15:54 URL | 小ni #- [ Edit ]












Make it secret ?

Trackback URL↓
http://sunamiendless.blog26.fc2.com/tb.php/151-07c8791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