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Memory Eden|記憶の甸≡Memories Never Di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 By Ernest Hemingway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Comments(-) |
【Memory Eden】[Subaru]Dream Never End

Chapter 1

“请准备了…”
今天是我们最高最强的関八上MS的时间,今天是我们新单曲《好きやねん、大阪》夺得ORICON榜第一名后的第一次演出;但这也是最特殊的一次,因为我们中少了一个最重要的存在和我们一起分享,我的身边失去了一个经常被我摸摸脑袋便会乖乖听话的孩子。

****,传来熟悉的无限大音乐,我接过手机,是一阵沉默….
“喂,请说话?”
“恭喜大家….”
我楞在原处,这个甜美的声音,这个成熟却依旧稚气的声音有多久没听见了,“内?”
“还有,Baru,生日快乐,因为帮我和小安说声,迟到了呢,呵呵。”
“傻瓜,你在哪?我们,还有亮他…”
“我 现在很好…”
………
真是个傻孩子,这么清的嗓音里却带着浓浓的鼻音,这么干净的声音里挂着淡淡的忧愁,却依旧说着“我很好”。内,你自己的生日也不是刚过?你不知道大家都买好了蛋糕在等你;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
“那,我先挂…”
“等等,内….对不起….”脑子里突然就那么莫名地冒出来这么句话,也许因为我,这孩子才会,才会和他…
“不,我现在真的很好,很好….”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是那么幼稚,为什么眼睛里的水珠就那么掉落了下来,其实有很多很多话想说,不过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内好想说“我想回来”;好想大声对那人说“去乘新干线吧”….但是最后内还是那么平静地挂上了电话。时间,还是需要时间,或许这是个伤口,但是迟早有愈合的一天。当自己重新打包好心情时,以内博贵的笑容再次回到那里….

我侧耳继续默默倾听着电话里 嘟嘟嘟 的声音,一片空白,脑子里好象什么都没有,但是却又塞满了很多杂乱的声音,还有画面,那些人的面容….

“哎,suba,干吗呢?不会是紧张了吧,这小子,上了这么多次MS,紧张什么呀?还是觉得我今天太帅,怕抢你风头,好了好了,答应你,今天大不了不露出杀死人的笑容嘛,我…”
……..

“为了内,也要加油哦”一只很大很温暖的手轻轻覆盖在我的头上,在我的耳畔轻轻地说了句,可是为什么我却觉得充满了力量?这么熟悉的感觉,有10年了吗?还是这样体贴的雏站在我的身后。我习惯性地静静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很宽厚吗?是很安心吧。

“吵死了,谁帅啊?我看除了小安都比你帅!”昴,涉谷昴,我又重新恢复了过来,和那个与我并驾齐驱的“恬嘈”的关西三殿下之一——横山裕开始了口舌之争。

“哈哈,小安,他说你没我帅哎;丸山,你干吗看着我笑的这么奇怪啊?”横山边撅着嘴嘟囔,边朝那个正露出“不整齐”的笑容的家伙走去….

看着小安对我眨巴眨巴眼睛的可怜相,我忍不住过去抱住他的头,“哎呀,真是太可爱了呀,小安,谁让你是小短腿嘛。”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个奇怪的“生物”就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啊。
“我说,你也很矮,好不好?”大仓用他超级冷的可爱表情懒懒地抱怨了句。

“什么?”这个家伙!
“好了,上台吧!”“老大”发命了。雏有时很严肃,有时很温柔。于是,包括我在内,吵吵闹闹的几个人都马上一本正经起来,今天是我们以《好きやねん、大阪》勇夺第一再次站在MS这个舞台上的日子,我们是最高最强的関八,而我是被称为“神”般勇样的涉谷昴。

在舞台上的我是最快乐的,我可以扯开我的喉咙放声大唱,虽然曾经有过那么个人说我的声音很吵,但是我还是喜欢唱歌,因为我知道有很多人都爱听我的歌声,爱我和関八的声音。

“好きやねん…”随着亮那个孩子有些许沙哑却依旧张扬的声音,和他依旧顽皮的笑容。,出圆满结束。我知道这个孩子是长大了,他知道在有些事之后应该学会遗忘,这样才可以更坚强;他知道在有些事后只有更加阳光地站在舞台上才可以绽放更强的光芒,才可以温暖到自己重要的想保护的人。

Chapter 2

坐在回去的路上,横山仍然和丸山兴致高昂地讨论着刚才的事情。
“我说,你刚才是不是紧张得走音了啊?”
“不会啊,我倒觉得是你唱过了拉,还抢词了拉。”
“什么?我是你的前辈哎。”

其实丸山也真是一个“恬嘈”的家伙啊;~大仓依旧一幅冷冷放电的可爱模样;还有也真是佩服小安,这个时候还在拼命研究他的彩色指甲,不过我喜欢他现在用的粉红色。

亮,一个人静静听着MD,看着窗外流动的景象。

回过神,才发现雏似乎一直默默地看着我呢,很温柔的眼神,我喜欢这样的感觉,被宠溺着,好象还是以前那个顽固的小孩。

大家各自下车回家,临走前,我对小安说“内让我祝你生日快乐。”顿时大家都停止了吵闹,沉默了一会儿。果然还是横山打破了僵局,“哎呀,内,他果然记得小短腿的生日啊,不过昴你的生日也快到了吧,怎么庆祝好呢?不如我们翘班一天吧?”横山又开始了他的口技,不过我明白在関八如此“吵闹”的组合碰上沉默的时候,他总会打破僵局,所以其实从心底里感激这个家伙,虽然一直和他吵吵闹闹的过着。
“好啊好啊,看看社长会不会气晕啊?那个,不如顺便搞个‘関八寻人大行动’吧,让FANS来参加,一定很有意思哎。”
这种时候,只有丸山这样的“疯子”才会这样说。我不禁摇摇头。说着说着,大家各自离开。


我紧拉住亮,“那个,内,说他很好,现在很好。”
“恩。”亮耷拉着头,然后抬起头,对我说:“昴,谢谢你哦,生日快乐啊,我想也在今天和你说啊,呵呵。”看到亮露出他锦户亮的招牌大笑容,我才放心地让他走。看着这个小小的背影,我想,你真的是长大了呀。

和雏走在大阪如此宁静的小巷里,幽幽的黄色灯光和淡淡的恬静月光笼罩下来,他一句话都没说,大概是累了吧。当我私下和他单独在一起时。我就会象孩子一样,不再是那个扑闪着大眼睛,总会露出惊异表情的涉谷昴了;偶尔这样的我,虽然很安静,但是很舒服,很安心。当我吃惊地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不可思议,反而是继续沉溺在这种包容中,还有这种无限的安心的庇护中。

“suba,我们一起等内回来吧,就象亮说的,‘我们等着你回来’。就象你说的,我们是最热血的团体!”看着雏不在舞台上却依旧如此认真的神情,我“扑哧”地笑了出来,然后,马上我也用很坚毅很认真的眼神回答:“好,我们一起。”

看着雏远远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着这个身影,宽厚的肩膀,高大的影子还有充满力量的双手,这就是村上信五给我涉谷昴的庇护。

Chapter 3

今天是周末,几个家伙都有空,说好了去K歌下,庆祝下好成绩!不过真搞不懂横山、丸山这几个人,才刚刚在MS当着全日本国民的面唱了我们的歌,怎么又嚷嚷着要去K歌。虽然这样抱怨着,不过今天是难得的関8聚会,尽管少了一个重要的人。

还没走进包房,在门口就听到两个“恬嘈”的家伙在抢麦克风。走进门,果然啊,真是我们関8的两大活宝啊~还有大仓和小安继续研究指甲油的颜色来着。
倒是亮,坐在一边静静地发着短消息。雏,似乎还没到的样子。
……
实在受不了他们的吵闹,原来安静的亮和乖乖的大仓、小安都开始抢起话筒了,我这个歌神也只好走出去,去等等雏这个家伙吧,怎么这么晚?


“喂,小个子!”
谁?这个再熟悉不过的称谓何时显得那么的陌生,然后又那么突然地在这么多年后再次遇上。我霎然回头,在叫我吗?
“对,那个小小的家伙!我说的就是你,你东西掉了!”一个大叔对着我叫道。
哦,我回过神。“小个子?”原来过了这么久,我还是没长大啊,还是会有人这么叫我呢;还是这个称呼已经深深地烙印进我的心了。因为那个人——那个JR的开拓领军人物,那个曾经与我吵吵闹闹、让我非常看不爽的人,那个与我那么相似的人,那个带着我游荡东京街头的人,那个曾说着要和我一起毕业,一起出道的人,那个第一个成为我心里特别存在的人,那个已经离我很远的人——泷泽秀明。

Chapter 4

我出生在大阪,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一直热爱这份土地,直到加入事务所,我都一样那么热爱这里,相反地厌恶东京,是过于繁华,还是没有人情味呢?我不清楚。
加入事务所后,和横山还有雏一起主持了,那时的我是个叛逆的孩子吗?也许是吧,横山常常会和我斗嘴,而雏在帮腔后,总是会很好地调节好气氛。
一直以为我的梦是从大阪开始的,以后和将来也一直会在这块土地上展开,但是那一年,我认识了他,从此,我的梦开始在那个我曾经那么厌恶的东京延伸。

1998年,我那曾被横山指责为“恬嘈”的公鸡声音在演唱<愛してる愛してない>后被充分肯定。然后,我开始被人们称为关西JR的“神”,和关东的“神”并驾齐驱着的“神”。

东京,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关东的“神”,是一张让我、雏、横山非常不爽的脸,过于完美的脸蛋总会被我们指点一番。当知道这个比我小的家伙竟然是我的前辈时,我很不屑地伸出了手,结果那么纯真的笑容就落在我的眼里,那个关东的“神”笑起来竟然是那么可爱。于是,为了捉弄他,我称呼他为“泷泽哥哥”甚至“泷泽叔叔”。不过他似乎也不会生气,反而笑的更可爱了。为什么明明比我小的人却比我成熟呢?

其实和这个人接触以后,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神”也是人,而且也是个孩子气的家伙,而且和我竟然如此的相象。我们喜欢一样的女孩,我们喜欢扮演着搞笑的角色,我们喜欢象“神”一样地领导着其他JR们,我们一样那么受欢迎,我们一样都是任性的“神”。

因为那么的相象和任性,我们常常吵架,不过在5分钟后就会迅速和好,然后继续打打闹闹。

于是,我的生活开始在东京和大阪间徘徊,后来事务所安排我们住进了宿舍。那时的涉谷昴和泷泽秀明成为了最“神化”的存在,也是最形影不离的两个人。

我,爱上了东京,爱上这个曾经为之不屑的城市,也喜欢和那个曾经让我不屑的“神”。
周末他会带着我游玩东京,然后冒着被FANS认出和追逐的危险,在东京喧嚣的街头狂奔,直到气喘吁吁,直到汗流浃背,直到十指相扣。然后傻傻地对着对方傻笑,看到他那么漂亮的笑容,我感到这个世界上最纯真的阳光朝我涌来。

Chapter 5

1999年,我、山、雏被称为“三馬鹿”,我们和那个人,还有那个人的朋友——今井翼、小原裕贵…和一群带着梦想的JR们一起站在了东京的舞台上,开起了属于我们的演唱会<素颜>。

我曾经以为那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记忆,我曾经以为那是我用一生来努力忘却的记忆。直到今天这个午后,我才潸然发现,一切悄悄地走来,然后又那么静静地走去。带走和留下的却永远停留在记忆深处。

“怎么,发呆啊?在等我?”当雏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才发现我的双眼在午后烈日的照射下已经疼痛地浸湿。
“他们,肯定很吵吧,我们去其他地方坐坐吧~”我习惯性地勾上了雏的手臂。

午后暖暖的阳光就那么照射在我的身上,听着CAFÉ里播放着Ayu的

“Suba,我真的很喜欢大阪,喜欢这里的人,喜欢这里的每个记忆。我的梦是从这开始的,也许不是在这里辉煌,但是我希望这里是梦延续的地方。你呢?”
“恩。”我微笑,雏把我看的那么赤裸裸,也许从刚才出现到刚才的话就已经把我看的那么清楚;甚至从更早起我在雏的面前就是那么的透明。

99年,和那个人一起创造神话时,雏、横山还有那个矮矮的却一直非常努力的孩子——锦户亮,他们就那么默默地站在我的身后和我的身边;现在想来,一度沉沦东京,而差点忘记大阪的感觉。也许当时过于耀眼,才会让事情朝着谁也没想到的方向走着,改变了那么多人的命运:涉谷昴、泷泽秀明、今井翼、锦户亮、横山,还有雏或者更多的人。然后这就象多米诺骨牌一样不断地倒下去,影响着更多的人。

Chapter 6

和亮一起演唱的,让我和这个孩子注定纠结的命运。
和他一起演唱的,预示着我们未来走的路。
象我一样的歌,成为我一生的印记。

109con上我们一起挥霍青春,一起畅想未来,一起向梦想挑战;曾经那么深入的记忆一直躺在我内心的某个角落中,当有一天再次翻开时是疼痛还是欢愉?

2001年,我回到了大阪,回到这个熟悉的城市,回到属于我涉谷昴——关西的“神”所在的地方。那些日子,我不再去东京,我不再想那些画面,可是曾经那么清晰的记忆却一直浮现出来。幸好,那时横山还是那么“恬嘈”地陪我;“小”亮还是那么乖巧又精灵地跟着我,对我露出大大的笑容,一直叫着“昴~昴~”,然后任我扭曲他可爱的脸庞;雏也还是那么温柔地站在我的身边,看我和横山吵闹,看我和亮嬉戏;最后在我累和苦的时候给我肩膀。

2002年,我看着那个两人组合的诞生。

原来以为“三馬鹿”就会那么寂静地走下去,直到我们和他们相遇——清透明的内、可爱认真的小安和乐观开朗的丸山。我们7个人开始了新的旅程,当大仓加入我们时,我们成为了最高最强的関八。我也开始了遗忘,开始了新的梦想。

2003年,当我们笑呵呵地站在舞台上开着我们的圣诞PARTY,那个久违了的“神”却突然降临在我的面前。我差点哽咽,我差点冲下舞台,我差点….
我以为我会象以前一样调皮地冲过去,抱住他,叫着他“泷泽叔叔”,但是我没有。我默默地站在横山的旁边,听着他们的MC,满脑子嗡嗡地作响。直到亮把我推醒,直到雏勾着我走下舞台,我才明白,一切都已惘然。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冲动地叫喊的孩子,已经不是那个只敢在他面前落泪的涉谷昴,我已经和他很远了。

我知道这些时间里,他一直会偷偷到关西来,其实我也一直会偷偷到东京去,但最终两条平行线是没有交点的。

2004年,是我最辉煌的一年,是作为関八最辉煌的一年。我们发唱片、演舞台剧、开演唱会。我不知道命运是否把我和他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我们一起演出,内和亮为了NEWS的活动而奔波,我们六个人和他就在舞台上演绎我们的梦想。
我远远地看着他依旧象“神”一样地跳舞唱歌,看着他和他的相方在后台聊天,看着我和他之间无形的横沟慢慢变深。最后,我们竟然就象事务所中最疏远的关系那样的打招呼,然后告别。似乎,他也没有那么执著,而我也不再那么介怀。

2005年,我平静地听说了他和相方“结婚”的消息,一切似乎来的那么理所当然;听着别人说他们“结束了10年爱情长跑,终于结婚”之类的话,我只是恬静地一笑。
然后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我们一起拥有过回忆的地方,当初的激情与梦想在这一刻却那么平静,直到雏安静地出现,直到亮温柔地叫我“昴”,我终于发现,梦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暂停;但是梦没有结束,它还在继续。

Chapter 7

当急促的铃声响起,看着雏笑呵呵道歉的样子,我发现大阪的夕阳一样那么美。
今年,发生了很多事,发生了很多变化,我安静地回头看我的足迹,然后又那么安心地踏上新的旅程。
我曾经的伙伴和我分别,而那些一直陪伴着我的人将一直和我延续着梦想。

“想要什么礼物啊?”雏问。
我笑,其实你们的庇护和陪伴就是我最宝贵的礼物。

回到家时,电话留言真是要爆满了!
“哎,涉谷昴,我拉,横山。那个,生日快乐,其他的不好意思,说不出口,你明白就好。”
“昴,嘻嘻,那个,I…Happy birthday so much to you….”
“昴,你说我平时太酷了,所以我就说声‘生日快乐’好了,反正,你一直是老大啦~”
“昴~昴~~~,刚才一直打不通拉,我不会是最后打来的吧~~你说我适合粉红色的指甲,所以我一直在用哦。你说过,内是粉红色的小公主,那我是粉红色的什么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反正生日快乐哦~你啊,一直是最棒的了,我最喜欢你唱歌哦~~”

“昴…谢谢你这么些年承受锦户亮的任性,还有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啊。当从我进事务所的第一天起,你就是我追寻的梦;虽然我迷茫过,但是现在我看清了自己的路,也终于明白了要继续和你和関八,还有和内一起开拓我们的梦想。生日快乐,你永远是我心中最高的‘神’。希望你能幸福。”

“baru,哈哈,生日快乐哦。我最近很忙呢,和好多老朋友聚会了,大家都怀念从前,看到你们的好成绩了,大家也都想和当初一起大声唱着的人见面啊~不说了,小呆不停地拨我手机,先挂了。”
“baru,Happy birthday!我们现在开追加CON真是很累啊,不过和成员一起很开心,仁他说累的说不了话,所以让我和你一并说了;下次开好演唱会和斗真他们聚一聚吧。”

……

涉谷昴,原来你是那么幸福啊,一个生日有这么多人记得。我傻傻地笑着,“滴~”有消息进来,是….雏的,
“suba,生日快乐,虽然今年经历了很多,不过看到你的笑容是我最大的快乐。
我们一起等内回来,我们一起唱,我们一起填满我们的梦。刚才看了旧录象,真的很好听,下次一起唱吧~ 雏”

谢谢你们,谢谢関八的“恬嘈”,谢谢斗真的邀请,谢谢小龟的祝福;谢谢亮的成长,谢谢雏的庇护,其实我一直很任性,比任何人都任性,不过幸好有一些人,一些事一直庇护着我。
我是“神”,我是任性的“神”,我是站在舞台上,站在大阪的星空下高唱的“神”。

当岁月那么静静地又强烈地流过后,冲刷出的是历练,刻画出的是真情。我庆幸,我曾经在东京喧嚣我的青春,我曾经在生命中轰轰烈烈地唱过。然后一切又那么安静地延续下去,我的梦,我的庇护。

涉谷昴,生日快乐!涉谷昴“神”无限大~ Dream Never End……



后话:
原来是想写HS文的,因为喜欢这样庇护的感觉;后来就不知不觉地开始Su文了,不过本来就是想以Su为中心。其实对他了解的不多,写的尽量想写实和歪歪,写的纰漏请谅解。努力去关心和体会每个8团的人,也许提到了很多过去,一些可能让人觉得是伤口的部分,不过其实TS也曾经是那么的惺惺相惜,所以想把他们一直保留下去。记忆是抹不去的。

个人CP在文中也暗示和出现了很多,其实打算每一对或者每一个写成一个系列,然后根据我的灵感不断蔓延出新的Volumn。想一直这么任性地延续写下去。
说着su任性,其实自己才是,很希望可以让这篇文出现,很希望可以在FD出现。

写这文的目的就是想抒发下对su的祝福和对过去的缅怀,CP之类的不是最重要的,可以淡淡地看过,然后把它遗忘。

最后的话,是真心的祝福,su——喜欢用神来称呼他。世上没有完美的神,只有庇护我们的神。其实无论是谁,都有庇护自己和自己庇护的人的存在,而对于su来说,应该都是8团和所有的FANS吧~~

最后大喊几声:
涉谷昴,生日快乐!涉谷昴“神”无限大~ Dream Never End……

By sunami
05/09/18—05/09/20

本來想在生日那天發的,不過那時電腦壞了
真是抱歉,現在搞好BLOG了,所以來發了

不過要謝謝GENA收了我的劣文

首發於
FINE-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好文~~~~~~收藏~~~卡卡卡

个人CP我看出来了哦~~~

当中看了好感动啊~~

不过最后那句“Happy birthday so much to you….” 害我又笑爆,哈哈哈哈~~~~~~~

迟到了,不过还是在这里说句~BARU生日快乐~~~~

2005.09.30 23:51 URL | rukawasubaru #- [ Edit ]


那句SO MUCH是某丸的经典啊

2005.10.01 11:30 URL | sunami #- [ Edit ]












Make it secret ?

Trackback URL↓
http://sunamiendless.blog26.fc2.com/tb.php/3-c0db0fa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