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Eden|記憶の甸≡Memories Never Di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 By Ernest Hemingway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Comments(-) |
MAIN ROLE:堂本剛、堂本光一

戀是一種感覺、戀是一股味道,戀是我的任性。

我迷上了一個人,我戀上了一個人,我愛上了一個人。

我戀上他唯一的眼淚。

>>>

我演戲、我唱歌,但我不演舞臺劇。
因為那是光一的舞臺,屬於他的地方。每年的SHOCK都是經典。
第一年,他問我要演嗎?我拒絕。
第二年,他沒問,我沒答。

我知道光一一直在讓我,所以舞臺,我想讓給光一;
只讓我的王子發光的地方。

演戲是別人,唱歌是自己。

所以,我更喜歡唱歌。唱我的詞,唱我的心。

所以,我唱《溺愛論》,我唱《DEVIL》,我唱《10 YEARS》;
我唱《戀淚》。

>>>

我喜歡唱歌,那是我和光一交集的時候。

每次錄音,我都刻意提前10分鐘到,我知道光一總是準時到。

我總是先唱我想唱的,我想唱給光一聽的。

我總是要唱滿一個小時,我知道光一一定在門口靜靜地聽,靜靜地等。


走出錄音室門口時,我都很高興。

光一從不對我的歌聲發表意見,這是我希望的。
我想,他是寵溺我的。

如果他贊我,我怕以後唱不到那麼好;
如果他貶我,我怕我再也不會唱了。

所以,光一的不予置評,是我想要的。
我不需要他的褒貶,我只要他記得,
堂本剛的聲音。


光一包容我,忍讓我。
我總是任性地把剩餘的部分交給他。
他從沒有反對或不滿。

他用他溫柔清亮的嗓音來填補殘缺,修上美麗的邊幅,合為一曲。
他用他的聲音融合到堂本剛的聲音裏,化為一樂。

我想,光一是讓我的。

>>>

那一天,攝影師問,每次唱歌誰唱哪部分是誰決定的。
我說「我總是先唱好自己要唱的,再讓光一唱。」

我故意那麼說,我想他會附和我;
然後我就可以向所有的人耀——
只有堂本剛受到的堂本光一的寵溺。

光一說「都是剛他先決定好要唱哪里,我就唱剩下的。」
「我想,剛他這樣一定有道理,應該沒錯的。」

我不知道,原來光一給予我的不僅是寵溺,還有信任。

因為愛,所以信。

每次MC,我都不擔心沒話可說;
每次上MS,我都不怕忘詞緊張;
每次和同輩玩耍,我都不怕被“欺負”;
每次呼吸病發作,我都不怕倒下去。

因為望向我的左方,站立著我的王子。

我想我真的是戀上了一個人。

>>>

我莫名地問光一「H是第幾張啊?A B C D...」

「第8張啊...」看到光一疑惑的眼神。

「我還想發Z ALBUM呢。」光一認真地說。

「剛願意...」

沒有等他問完,我搶先說「當然願意!」

用嘴輕輕拂過王子的唇,看到王子的“小學生”樣。

我歪著嘴,壞笑。


這是我的「戀」...

----END---

written by sunami
finished by 2005/11/16/ 24:00 P.M.


FREE TALK:
午夜梦会,写文贴文也是我的怪癖了呢。期待周五和YUKARI去拿H
这次听了试听版的,真让小SU要抓狂了,实在是“爱的聚合物”啊。
其实我是王子担[你担的真不少],为什么似乎对刚产生...而且感觉写的更得心?

忙忙忙,没法上网,还是专心读书和写文==
冬天到了,各位来我B的朋友们要保重哦。

最后,继续求以下视频中
2003 SHOCK密录、WSS密录(完整版)、KAT-TUN8月28追加CON密录(TOMA去的)
还有期待映和K的视频,^^,MS我的确很贪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2005.11.17 17:01  | # [ Edit ]

嗯,在这篇回吧,虽然我也比较担王子,但是从刚的角度看王子,觉得这篇很有意思~

恋上你,恋上你的泪,或者,恋上泪,恋上流泪的你。

恋泪,很好听,小SU的文,也很好看~

PS:小SU注意保暖~好好读书~WSS的密录我已经在爱岚求了,等待有亲应求~

2005.11.17 21:56 URL | 小NI #- [ Edit ]












Make it secret ?

Trackback URL↓
http://sunamiendless.blog26.fc2.com/tb.php/85-b1425c7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